手机端

树化玉的冒险-“狂人”王鹏程

做房地产投资,他看到的是从砖瓦到楼房的转变,默默无声;一次偶然的邂逅,让他开始沉迷于对树化玉的追寻,是投资者还是收藏家,他不在乎身份,只是这一次,他想看到这一尘封了上亿年的玉石走出展厅,举世瞩目。这块玉石有点“冷”在没有遇到王鹏程之前,这是一块备受冷落的玉石,尽管它有着“缅甸国宝之一”的高贵身份,也与其他珠宝翡翠一齐并驱展馆,但几乎没有人狂热于它,最多就是谁喜欢谁带走,那时候,它的交换价值远远低于它的实际价值;直到2011年八月份,一次云南之行让王鹏程遇见它,并且喜欢它,继而收藏它,更重要的是,开始传播它。

王鹏程

在云南瑞丽参观的那个展地上,王鹏程的朋友花60多万买了20多件树化玉,而他只带回两件,回到武汉之后,他几乎每天都扑在这一神奇的玉石身上,“为何世上有如此古老而又美丽的物体,但却没有赢得世界对它应有的回应?”从那时起,王鹏程就决定把树化玉当做事业去做,不为别的,就为它那深厚的文化底蕴。

#re#

与普通玉石不同,树化玉源于有生命的树木,并始于山崩地裂、海枯石烂的地壳大变动的时期,在极为残酷的环境中化腐朽为神奇,经历从树木到化石再到玉石的阶段。它的形成非常困难——“必须处在亚热带气候,并有着极长的形成周期”。可惜的是,外界对于树化玉的研究仅仅只有十年时间,除了由于战乱流通到云南边境这一时机之外,它很少有被中国人认识的机会。“你可以去市场上调查一下,一千个人里面几乎找不到一个人了解这个东西,而一万个人里面几乎没有一个人拥有它”,王鹏程说,“而且即便是在树化玉流通之都的云南,也没有人专门做树化玉生意,因为市场竞争太大,他们都不敢承诺,最多就是小规模地放在实体店售卖。”

在未被开发研究之前,树化玉一直是被当做玉料处理的,其中有些质量上乘的珍贵玉种也被当作普通材料在市场上流通,这在很大程度上浪费了树化玉真正的价值,如观赏、科研乃至于艺术价值等等。即便是作为藏品陈列出来之后,树化玉与同类玉石比价格似乎也并不理想,平均下来一大件也就两三万的价格。但资料显示,事实上有些珍贵的树化玉如绿料,仅两年时间,它的价格就已经涨了十几倍,可见树化玉的升值空间也不可小觑。

“这几年,缅甸政府正积极向联合国申报文化遗产,在国内也发布了不少限采令,但由于他们是多党制,很多缅民仍然利用国家管理上的漏洞走私树化玉”,王鹏程显然对未来几年树化玉货源的供应有把握。投“石”问路不惧险初步思考之后,王鹏程意识到,树化玉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了解它的人太少,而它本身具备让人不可抗拒的价值,“先是漂亮,极具观赏性;再者就是它的确是稀缺资源,具备一定的投资价值;最后就是它与普通玉石一样具备收藏、保健等价值。”

但出于长远考虑,王鹏程还不得不考虑到三个方面的问题——一是精品货源,二是升值空间,三是宣传推广。“货源这一块儿我得考虑市场资源丰不丰富,我亲自去了缅甸那边调研、选货,我们是在他们那边的免税区进行交易的,所以不是走私;至于升值空间,我觉得那是必定的,首先因为树化玉是稀缺资源,而且不可再生,全世界都找不到一个替代品;而宣传这一块儿,我已经想好要通过各种规模的展会来推广它,改变市场认知度之后,它自然会风生水起。”

经过半年的考虑,王鹏程解除了这三点疑虑,就把朋友在云南的一家公司承接过来,并把地址迁到武汉,注册资金1000万,专门做起树化玉的投资。“尽管在中国存在的树化玉不算少,做经营的也有,但真正去做树化玉文化推广的却几近于无”,而这更坚定了他做这份事业的决心。踏进武汉侏罗世纪公司的大门,迎面就能看到树化玉的展示区,那里摆放着几个大件,其中最为珍贵的是一件名为“福寿万年”的玉石。讲解员解说道,“之所以被评为极品,一方面是因为它几乎全部玉化了;而且它的绿化面积达到40%,而在树化玉中绿为极品;三是它的通透性极好,极具观赏价值;最后是它的造型像一个寿星,而这是自然而然形成的,所以更显珍贵。”

在王鹏程的办公桌上,放有一款他最喜欢的树化玉,名为“左右逢源”,它是天然断裂为两块、并在抛光后还能紧密契合成一块的奇石,所以被王鹏程列为非卖品。“其实我相当于是边收藏边销售,这个东西放在这里也不会贬值,只要不发生大型战争,就不会有太大风险,因为俗话‘乱世藏金,盛世藏玉’,玉因为易碎所以惧怕战争。”另类投资谨慎行从缅甸选定毛料后,王鹏程把它们运到云南朋友的厂里加工,次品就地处理,挑选精品运回武汉进行展览和售卖。

谈及树化玉的造假问题,王鹏程说,“树化玉本身是没法造假的,它无非是把质量较次的做成质量貌似较高的玉石,比如让它的绿化程度更高一些,但这个用强光电筒一照就可以辨别,真的绿化照上去要均匀一些,假的绿化照上去像血管一样。”目前,公司已经跟中国地质大学那边的教授联系,让他们为每一件树化玉都做珠宝鉴定,这样官方承认的“一石一证”可以使购买者更放心。“我们每卖一件树化玉,都会与对方签订合同,若是未对玉石刻意雕琢、暴晒或是致其破损,会无限期保证以年增长15%的比例进行回收,所以无论是作为收藏者还是投资者,它都有保值的理由。”

#ad#

经过调查,王鹏程发现,市场上的树化玉最少都是以每年40%的比例进行增值,所以即便公司向每一位顾客承诺以年增长15%的比例进行回收,也是处于稳赚不赔的位置。由于缅甸国内的限采令,树化玉资源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,很有可能将来中国市场上只有有限的树化玉,所以通过这种保值回收,可以达到无限循环的目的,这样从中赚取差价也不失为一种投资之道。然而,对于树化玉来说,一切的投资都要建立在市场对它的认知度上,而这一点,也是王鹏程目前的战略重点——通过展会与媒体进行玉石的宣传。

今年四月份,公司已与武汉奇石馆合作,举行了中国内地最大的树化玉展,奇石馆将把它作为“五一”推出的新亮点。此外,他们还为一些中小学校的学生提供免费参观的门票。“由于目前藏品的限制,我们此次展览的规模并不大,可能只有二十多件树化玉,计划今年八月份将举办一场包含一百件藏品的大型展览。”据王鹏程介绍,树化玉在武汉的展览将作为一个推广性试验,如若成功,他将投资五千万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福建等地开分公司,让树化玉走进更多人的视野。

树化玉

推荐
热门推荐

联系我们|rmburl.com All Right Reserve